第二十六章 杨毅出手 团聚京城

书名:两世姝 作者:荷叶未老 更新时间:2019-12-03 09:29:49 源网站:171xs
  同样是一夜未眠,杨毅却跟打了鸡血似的。

  昨晚从小丫头那一气呵成的占了各种便宜,回来后整的自己血脉贲张。

  浑身饱涨的力气无处发泄,大半夜的找个没人地儿,虎虎生风的打了半宿拳。

  凌晨潜回自己院子,还是睡不着。

  又起身,理直气壮的在院子里耍了半天Q。

  让伺候他的小厮一边呵气连天,一边佩服得五体投地:

  杨将军武功已经十分了得了,居然还这么勤学苦练,怪不得打鞑靼那么神勇。

  杨毅可不管别人怎么想,操练自己一晚上,出了好几身臭汗,痛痛快快洗了个澡。

  早早和主人家辞行,他要赶紧回去给祖父写信,让他老人家替自己赶紧把小丫头定下。

  小丫头此去京城,身价倍增,觑觎的狼崽子肯定少不了。

  自己远在北都,还要去建功立业,和鞑靼的战事一时半会恐怕完不了,得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她。

  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。

  话说只有你自己觉得煮熟了好不好?

  因为他糟心爹的糟心婚姻,让祖父糟心,更觉愧对老部下。

  老人家觉得再不能毁了他最器重的孙子。

  曾许诺杨毅的亲事,定要杨毅自己乐意的。

  正因如此门第不低,个人条件也挺好的他,到了17岁“高龄”还没定亲。

  自从他单签了小丫头,就暗暗做了计划和部署,也一直顺利进行着。

  只是本想等自己打出一片天地,小丫头也到了摽梅之龄,再去求娶,然后两人就凤凰于飞了。

  谁知先出个李七,又来个南迁,他要建功立业不可能时时守着她,这期间极可能有变,还是先定下来踏实。

  且现在订下,他是有几分把握的。

  这次周家发生意外,对他倒是有点好处的,让他在周家人前刷了不少好感。

  他一点不要脸的想:二舅子早就搞定了。

  这次祖母和舅爷也基本搞定了,这几个都能间接在丈母娘那给他加分。

  老丈人,大舅子虽然不好搞,京城的舅舅可以联系老丈人,还有那不是祖父还是小丫头大伯的上司么?曲线救国也是可以的。

  总之精神抖擞的杨毅,态度殷勤的和自认的未来岳家一干人等告辞。

  飞马回营,奋笔疾书,急发给祖父。

  上都的定安伯收到孙子十万火急的飞函,急看内容,差点气乐。

  还以为是什么要紧军情呢,原来是孙子想讨媳妇了。

  等看到宝贝孙子巴巴求的“宝贝”,竟是自己部下周纪春的亲侄女,少年解元周霖的亲妹妹。

  周霖常年在上都求学,他也是见过的,更知道那个年轻人多么前途无量。

  更听说女方亲爹周家三爷是新科进士。

  她二哥正在北疆打拼,现在一家有文有武,将来一门双进士。

  周家腾飞指日可待啊!

  目前看似家世比不上自家。实则未来恐是自家比不上。

  猛地一拍桌子,不亏是自己最得意的孙子,连自己选的媳妇都这么给力!可真找个了“宝贝”。

  好!爷爷就给你娶!

  其实定安伯你想多了,杨毅宝贝姝眉还真不是你考虑的那些原由,甚至你老人家看重的那些,几乎没有一点在杨毅考虑的范畴。

  在古代甚至现代,很多长辈都像定安伯那样为子孙择偶。

  首先衡量或者看重的便是这些“外围”,藏在最核心的反倒是最次要的。

  就比方,婚姻双方就像元宵配汤圆,外形,主料,吃法,都很配,正所谓门当户对。

  而里面的馅是芝麻,豆沙,或许胡椒面,却只有夫妻双方知道口感,或是不是自己爱的口味。

  偶尔中大奖了,你就是李清照和赵明城。

  大多数都是白送钱的普通彩民。

  至于一辈子没中奖的彩民也分很多种,这里就不一一分析了。

  不过就算现代能自由恋爱了,中李清照赵明诚那种大奖的也不见得比古代多。

  毕竟能煮在一锅的,最配的还是元宵和汤圆。

  现代也就强在对里面的馅,可能提前略知一二。

  不幸的是很多自由的元宵不想找汤圆,他们喜欢苗条艳丽的红辣椒。

  孙子十万火急,爷爷也雷厉风行。

  借和部下联络感情,很快和周家大爷周纪春搭上线。

  私下直接了当,都是当兵的咱不拐弯抹角。

  周纪春当然也干脆,这事做主的不是他,他一定会转达,您就听信吧!

  与此同时,京城的陈峰正看着外甥杨毅的信,愁得揪头发。

  外甥求他曲线救国,替他求“宝贝”。

  可是外甥不知,他却清楚的很,自己的侄女陈小莲,杨毅他娘自己姐姐,甚至他老娘都把杨毅的亲事私人订制了。

  现在杨毅想外签,还让他帮忙,一旦被侄女,姐姐,老娘得知还不撕了他?

  可要他公正的说,别说外甥杨毅对那个私人订制视而不见,他也觉得娇弱的侄女和深沉刚毅的外甥不搭。

  然而就算他武功高强,万夫难挡,却时常在看到自家女眷的眼泪时,可耻的当逃兵。

  他可不敢把他的想法公正的表达。

  头发都该揪下一大把时,终于让他想出一个办法:他暗示母亲,周家曾经助过自家一臂之力,现在周家二公子和外甥是同袍,我和周家三爷又同朝,周家眼看蒸蒸日上,很值得结交哦!

  等女眷们交流多了,他顺水推舟搭上周三爷,谁也说不出啥不是?

  日后事发,往她们身上一推,就没自己啥事了。

  不得不说外甥像舅的说法还是挺靠谱的,杨毅和他老子、他娘都一点不像,那种腹黑劲儿倒是和他老舅陈峰像个十成十。

  杨毅外祖母汪氏果然被老儿子忽悠上套。

  等后来赵老太太也到京城后,她便主动结交,自此两家走动颇多。

 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。

  暂住北都的周家人接到老家周老太爷的信,他还是坚持留一段时间。

  周霖只好辞别老舅,带着痊愈的祖母,以及妹妹和家人再次启程去往京城。

  暂居这段时间,先是周霆和亲人们失之交臂。

  那天晚上他组队杨毅狠揍了鞑靼人后,早起就压运粮草走了。

  以后因为那晚揍出经验,再也不愿押运粮草了,而是直接干仗去了。

  失去了来北都和亲人相见的机会。

  再一个和周霆失之交臂是张晴。

  张夫人听说赵老太太暂住北都,自然来访,以前在上都都是有交情的。

  赵老太太就又看到了三儿媳相中的张晴。

  几番交流,她对这个姑娘也是中意的很。

  加之儿媳也满意,她就又明确的和张夫人表达了求娶之意。

  张夫人也从夫君哪里得知夜袭时,周霆对自家夫君的救护。

  以前别扭的夫君也不叽歪了,恰巧周家又主动提起,哪有不高兴的?

  只象征性矜持了下,就等回去和夫君一说,争取在赵老太太走之前就小定。

  剩下只等孩子们到岁数时过大礼了。

  哪知最后居然差在女儿那儿了。

  张晴得知爹娘要给她定周家二公子,要是没有那次赛马,她是很愿意成为好友姝眉嫂嫂的,何况也知道周家有多和睦。

  可惜偏偏多了那次赛马。

  周家的万般好,都抵不过那个英气挺拔,红着脸小小声说定会对她负责的少年。

  女儿坚决的反对,极度的不配合,让女儿奴张守备又变节了。

  于是无奈的张夫人又一次以女儿小婉拒。

  回头为痛失一个好亲家,好姑爷,更为那两个不争气的父女,张夫人气的三天没好好吃饭。

  吓得爷俩差点没割肉。

  要不是战事紧,张守备很可能尝尝搓衣板了。

  张晴此时不知道,她拒绝的周家二公子,正是她无数次梦回中那个周姓少年。

  姝眉一行这次顺利登船。

  舟行运河,两岸秋深。

  只是越往南走,秋凉反而减淡,南北温度差异也显现出来。

  这次虽然没有开心果霁哥儿同行,周霖一点也没让祖母和妹妹觉得无趣。

  想尽办法给祖母解闷,逗妹妹开心。

  尤其对姝眉那更是有求必应,哄她的方式花样百出。

  姝眉心里明白,因为这次遇险时丢下她,几乎成了大哥心中的死结。

  在这上面三爷周纪秋和周霖是同一种男人。

  他们是一棵大树,把自己在意的人护得密不透风。

  同时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给在意的人展现的、给予的都是最好的。

  把所有的问题和痛苦都自己扛,还不能原谅自己的任何一个失误。

  这样的人给他人是完美的,无缺憾的。

  实际他们一直是负重前行,时间久了内耗势必严重,就像那句: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。

  每每想到这些,姝眉就无比心疼爹爹和大哥。

  特别希望他们能偶尔放下责任,让自己轻松些。

  有时也很想开解一下他们。

  可是她也知道本性难移,还有自己的身份,很多话说起来,是不合适的。

  好在爹爹遇到了娘亲,享受爹爹对她的好,珍惜而不挥霍。

  明了他的苦,他的累,努力给他一个放松的港湾,不能帮忙时也绝不添乱。

  在这个时代,周霖不可能完全由自己来决定婚姻和配偶。

  虽然他也是对未婚妻张清敏有好感才定下的,可是双方婚前真的不能算了解,也不就谈不上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。

  所以姝眉一直在祈祷,大哥未来的妻子能像娘对爹爹那样。

  否则大哥会很苦很苦。

 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努力降低大哥的负罪感,在他面前做一个万事不忧并全心依赖他的小妹妹。

  于是她返老还童似的在大哥面前各种作。

  比如和周霖下围棋时,让子,悔棋,偷棋子,耍赖那都是家常便饭。

  要知道学霸周霖在琴棋书画里,最拿手的就是围棋。

  连全才爹三爷和他下棋都是胜少败多。他

  到目前还没有遇到过能完全碾压他的敌手。

  饶是他又是让子又是装瞎,姝眉还加上她那些“家常便饭”,每每她胜的几率也是屈指可数。

  好在兄妹都玩的不亦乐乎,一旁观战的老太太也是笑口常开。

  比起祖孙三人的闲适和乐,京城的三爷夫妇则忙成了陀螺。

  三爷入京任职后,家里就出资在京城外城区为他购了个四进的院子。

  周家虽然不差钱儿,但是在达官贵族云集的京城,还真不够看。

  且内城区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。

  好在这宅院离内城区也不算太远。

  这段时间王氏一直忙着收拾院子,給婆母和女儿院子早就准备好了,可是还不放心。

  检查了一遍又一遍,里面的东西添置了又添置。

  婆母那里的仔细程度自不用说,就是闺女这也不能马虎。

  当时留下女儿虽是因孝道,可夫妻二人实在不舍。

  分离近一年,心里的思念惦念与日俱增。

  幸亏马上就来了,要不天天都被夫君和老儿子轮流念叨的耳朵出茧子了。

  三爷更忙,自从知道母亲要来,他就开始在城外寻找适合静养的庄子。

  小舅子借女儿的点子开的铺子,生意红火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送到三爷夫妇手里的银子那是哗哗的。

  三爷现在是有钱人,不用家里宫中的钱,自己就能买得起。

  还没白忙活,真让他寻到一个相当不错的庄子。

  不仅景致幽美,有一块肥地,甚至还有一眼温泉。

  周围不远处都是达官贵族的庄子,安全系数高。

  这是周霖未来大舅子张桓给搭的桥。

  他在京城年头久信息广,这庄子原是先皇赐给一位功臣的,这个老臣告老还乡后,子孙不济未能有再做京官的,离京城天高皇帝远的,这个庄子留着几乎成了负累。

  想卖吧,周围那些达官贵族又嫌这个庄子小,不够气派。所以一直没有卖出去。

  久了,卖家急于出手,价格也不贵。

  这反而成全了周三爷。对庄子真是满意的不行不行的。

  庄子还随送了几户佃农和仆人。

  三爷计划得很好,正好母亲这次来,周大顺也随从,就让他掌管这个庄子吧!

  就在夫妻万事俱备,只欠人来时,人未到,事儿先来了。

  先是长子周霖来信说因母亲小恙,暂时转道北都休养。

  好不容易收到信说,母亲身体彻底好了,已经再次启程了。

  上都大哥来了信,有人惦记上自己宝贝闺女了。

  周三爷:妈蛋!老子还没见到闺女呢,就有人想跟我抢。

  就算是武状元杨毅也不行!

  没理闹腾的夫君,三奶奶王氏把杨毅的林林总总,用细筛子来回来细细筛了好几遍。

  就个人条件,杨毅确实没得挑,优秀程度比自己的两儿子不差啥。

  至少比张守备的儿子强的多。

  差就差在家庭,虽然门第目前看着比自家高些,以后可就不见得了,毕竟他爹只是嫡次子不袭爵,个人也没啥出息。

  更要紧的是他爹和那糟心的内宅。

  这方面必须得考虑,毕竟女子几乎都是生活在内宅,内宅省心程度直接决定幸福指数。

  又想起来京城后,还真通过和杨毅外祖母交往,见过杨毅母亲一次,看起来有些柔弱和软绵。

  估计做了婆婆也不会太苛刻。

  毕竟做人媳妇在内宅还是和婆婆打的交道最多。

  这么一想,这门亲事也不是不可以考虑。

  王氏反复掂量,决定婆婆来之后,和婆婆商议下再定。

  终于老太太一行到了京城,这几年一家人不断分分合合,更觉团聚幸福香甜。

  老太太看儿媳布置的院子,心里相当满意。

  一家人亲热好久,王氏才亲自伺候婆母歇下。

  回到自己院子,几个孩子都在,和夫君一起等她。

  幸福的笑带落了眼泪。

  搂着闺女摩挲着,怎么也舍不得撒手,羡慕的三爷满脸幽怨。

  霁哥儿更是像小狗守着肉骨头,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姐姐,还非要和姐姐一起睡。

  于是三奶奶,姝眉,霁哥儿愉快的决定了今晚在一起睡。

  即将被赶到书房的三爷,和同样被甩了的周霖,心都碎成了渣渣。

  等到了书房,尾随父亲而来的周霖,缓缓跪到三爷面前。

  三爷吃了一惊,忙拉他起来说话,他却坚决不肯。

  三爷只好任他跪着,他就把在上京码头前遇险的过程一五一十说来。

  刚一听这件事三爷就眼跳心惊,没听几句就惊得呼的站起来。

  等听女儿为救母亲自作诱饵,不仅有鞑靼人要劫杀,竟然还惊了马,简直是肝胆俱裂。

  直到听到母亲女儿都被救后,脸色才略略好看些。

  这时周霖给他重重磕了个头,眼中有泪:“儿子无能,没能照顾好祖母妹妹,还让妹妹只身涉险,差点害了妹妹性命,实不堪为长兄!请父亲责罚!”

  看到儿子如此请罪,三爷马上知其内心何等煎熬。

  在那种情况下,谁都很难双全,何况他还这么年轻,毕竟没经过那种惊险困境。

  怕他从此心结难解,赶紧拉起他,好一番劝慰。

  并训戒:大丈夫应吃一堑长一智,而不该一味自责颓废。

  更何况你祖母妹妹都安然无恙,自当更孝顺祖母,爱惜妹妹。好过责罚自罚千百倍。

  周霖含泪应是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达州文艺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两世姝,两世姝最新章节,两世姝 171xs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
达州文艺网跟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。
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7 达州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.蜀ICP备08005792号-1